首页
 


娱乐在线

第9次酒驾遭逮辩忧郁症影响 法官不采判刑8月

编辑:黄义以点击:时间:2019-10-05 15:13

第9次酒驾遭逮辩忧郁症影响 法官不采判刑8月

桃园市杨姓男子第9次酒驾遭逮,一审判刑8月。杨男上诉辩称受忧郁症影响才酒驾,请求轻判。二审高院认为,忧郁症与酒驾无关,杨男屡犯酒驾应予严惩,日前仍判刑8月定谳。

▲桃园市杨姓男子第9次酒驾遭逮,一审判刑8月。杨男上诉辩称受忧郁症影响才酒驾,二审高院认为,忧郁症与酒驾无关,杨男屡犯酒驾应予严惩,日前仍判刑8月定谳。(图/中央社/警政署提供)

台湾高等法院判决书指出,杨姓男子去年11月3日在住处饮酒,下午骑车外出遭警拦查,被测出酒测值超标,移送法办。

一审桃园地方法院依公共危险罪判处杨男有期徒刑8月,杨男上诉二审辩称,因长期失业一人在家,忧郁症病发导致情绪低落才饮酒,并非故意酗酒上路,事发后已深切反省,请法院审酌他仍须抚养子女,从轻量刑。

二审承审合议庭认为,杨姓男子在本案前已8次酒驾且均遭判刑,戒酒本属不易,但借由刑罚规制,被告更应下定决心摆脱酒精,却一犯再犯,足见杨男对刑罚反应力的薄弱。

合议庭审酌,杨姓男子屡犯酒驾应从严惩处,希望借延长矫治期间,让杨男确实反省并铭刻在心,而杨男前一次酒驾被判刑7月,却未能戒除酒驾恶行,一审就本次酒驾犯行酌增1月徒刑而判刑8月,符合比例及平等原则。

判决指出,杨男即使忧郁症发作,但与是否非得骑车上路没有因果关系,且未有因病症导致判断力显然降低的情形,而政府多次加重酒驾处罚,但杨男自93年至106年间,历经每次修法加重其刑,仍多达8次酒驾,实无情堪悯恕事由,驳回上诉,仍判刑8月,不得上诉而定谳。

 

关闭